首页 > 民企维权 >周长桃与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因申请诉前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周长桃与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因申请诉前停止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苏知民终字第002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周长桃,系江都市神风体育用品厂业主,住江苏省江都市高徐镇徐庄村(高徐工业园区)。

委托代理人王兴元,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房安民,江苏博事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制造局路258号。

法定代表人黄勇武,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葛素彤,江苏崔武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周长桃因与被上诉人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双喜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扬知民初字第007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月2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3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周长桃的委托代理人王兴元、房民安,红双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葛素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红双喜公司一审诉称:其生产的乒乓器材、羽毛球器材、举重器材等产品畅销世界各地,多年来一直是包括奥运会和世界锦标赛在内的世界顶级赛事的指定使用器材。自1950年起至今,红双喜公司前身及红双喜公司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了“囍+圆形+字母”图文(第35492号商标注册)、“红双喜”文字(第1232279号商标注册)、“DHS”字母(第1246537号商标注册)等众多商标,其中“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和“红双喜”文字商标于1999年12月29日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2004年起“红双喜”系列产品连续被评为“中国名牌产品”。

红双喜公司在市场调查中发现,周长桃经营的江都市神风体育用品厂(以下简称神风体育用品厂),长期大规模生产销售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乒乓球拍、羽毛球拍、网球拍及羽毛球等系列产品,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商誉损失。故请求判令:1、周长桃停止侵犯红双喜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2、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3、赔偿因制止侵权而支付的合理费用3000元;4、周长桃在《中国体育报》上持续刊登一个月消除影响的声明。

一审庭审中,红双喜公司明确周长桃侵权行为的具体表现及其请求禁止的行为为:1、周长桃超核定商品范围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用于网球拍和羽毛球上,与红双喜公司的“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构成相似。2、周长桃将“双喜牌”用于羽毛球拍系列产品上,“双喜牌”的字体与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文字商标中“双喜”二字的字体基本一致,构成近似。3、周长桃在使用“双禧一族”文字商标时,擅自将该注册商标的文字改为“双喜一族”,且在其生产销售的多数羽毛球拍系列产品上,“双喜”二字被突出使用且为红色,与红双喜公司的“红双喜”文字商标构成近似。4、周长桃擅自改变“DHP”字母商标的字体,与红双喜公司的“DHS”字母商标构成近似。5、周长桃在乒乓球拍系列产品上使用的“双禧牌”非注册文字商标,与红双喜公司的“红双喜”文字商标构成近似。周长桃在宣传册上对标有该商标的乒乓球拍系列商品进行宣传时,将其表述为“双喜牌”乒乓球拍系列,与红双喜公司的“红双喜”文字商标构成近似。6、周长桃在其网站和产品宣传及媒体上使用“双喜牌”、“双禧一族”、“双喜一族”、“双禧牌”及“DHP”等标识均构成侵权,应予禁止。

周长桃一审辩称:其经营的神风体育用品厂是生产体育用品的专业企业,拥有自主品牌,在生产销售过程中从未侵犯过红双喜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请求法院驳回红双喜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查明:

红双喜公司成立于1995年12月25日,经营范围为体育用品生产、销售等。

1960年8月1日,上海市体育文娱工艺美术工业公司申请注册了第35492号“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乒乓球、球拍、球网、球台等。1998年12月21日,上海文教用品公司申请注册了第1232279号“红双喜”文字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运动球拍、球网、乒乓球台等。1999年2月14日,上海红双喜冠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申请注册了第1246537号“DHS”字母商标,核准使用范围为运动球类、乒乓球台、运动球拍、保龄球设备、球网、球架等。1999年12月29日,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认定第35492号“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第1232279号“红双喜”文字商标为驰名商标。2007年10月,经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核准,红双喜公司受让了第35492号“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第1232279号“红双喜”文字商标、第1246537号“DHS”字母商标。

2010年5月10日,南京众邦维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作为红双喜公司的代理人向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2010年5月18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0)宁钟证经内字第5190号公证书,载明:2010年5月10日,南京众邦维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指派的工作人员与公证人员来到江苏省江都市高徐镇徐庄工业区一入口处标有“神风体育”字样的地方,并对建筑外观进行了拍照。南京众邦维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指派的工作人员与公证人员购买以下物品:1、外包装上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DHP”标识的网球拍四只,上述球拍的拍柄标注了“DHP”标识,并注明生产厂商为神风体育用品厂,地址在江苏省江都市高徐工业园区。2、外包装上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双喜牌”、“DHP”、“2023”标识的羽毛球拍两副,拍柄上标注了“双喜牌”、“DHP”、“双喜体育”,拍头部位存有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的纸质标签及“DHP”纸质吊牌。3、外包装上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双喜牌”、“DHP”、“8000”标识的羽毛球拍两套,拍头部位存有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纸质标签及带有“DHP”的纸质吊牌。4、外包装上标有“双禧牌”的乒乓球拍两套,注明的制造商为神风体育用品厂,地址在江苏省江都市高徐工业园区18号。5、外包装上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DHP”标识的羽毛球四筒。上述物品售价计为510元。付款后取得了盖有神风体育用品厂字样印章的销货清单一张。公证人员对购买现场及所购物品进行了拍照,拍摄所得数据带回了公证处,并对公证购买的物品加贴封条予以了封存。

在公证购买过程中还取得宣传册一份,封面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双喜牌+DHP+DOUBILHAPPINESS”(设计为弧形)标识;第一页上部标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DHP”、“双喜一族”等标识。宣传册载明,该企业占地19,500平方米,拥有标准厂房和原料仓库12,500平方米,办公楼280平方米,并拥有球拍生产的各类精良手臂49台套、员工150人,具有相当的生产规模。在宣传册的第4-16页介绍其羽毛球拍产品时,均在顶部使用了“双喜牌”、“DHP”标识,羽毛球拍的拍套及拍柄上亦使用了“DHP”标识。在宣传册17-21页介绍其生产的“双喜一族”羽毛球拍系列产品时,在宣传册的顶部使用了“双喜一族”及“DHP”标识,在拍套上亦均使用了上述两标识,拍柄上也使用了“DHP”标识。在宣传册第22-26页介绍其生产的网球拍系列产品时,在宣传册顶部均使用了“双喜牌”标识,在球拍拍柄上存有“DHP”标识,在其中“0971铝碳网球拍”的拍套上使用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在宣传册27-33页介绍其生产的乒乓球系列产品时,在第27页使用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双喜牌+DHP”标识。在第32-33页的产品图片中显示拍套及纸质封套上均标有“双禧牌”标志,宣传册顶部使用了“双喜牌”标识。该宣传册封底中使用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并注明制造商为神风体育用品厂,地址在江苏省江都市高徐工业园区18号。

2010年5月26日,南京众邦维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作为红双喜公司的代理人向江苏省南京市钟山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当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0)宁钟证经内字第5605号公证书,载明:2010年5月26日,南京众邦维知识产权代理服务有限公司指派的工作人员在该公证处办公室电脑上进行了如下操作:双击“internetexplorer”,在IE地址栏中输入www.yzsxyz.com,新页面显示的名称为“首页—江都市神风体育用品厂—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点击“进入”后,点击“产品介绍”栏,再点击“双喜一族羽毛球拍”,显示的羽毛球拍拍套上使用了“双喜一族”标识,其中“双喜”二字颜色为醒目的红色,字号也明显大于“一族”,字体亦不相同。点击“双喜牌羽毛球拍”,显示的羽毛球拍拍套上使用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DHP”商标。点击“双喜牌网球拍”,显示的网球拍拍套上使用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DHP”标识,部分纸质吊牌上还存有“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及“双喜牌”标识。点击“双禧牌乒乓球拍”,显示的乒乓球拍上均标注有“双禧牌”字样。点击“联系我们”,显示的企业名称为“江都市神风体育用品厂;公司地址在江都市高徐工业园区18号。

神风体育用品厂系周长桃经营的个体工商户字号,开业于2002年6月24日,投资数额为30万元,企业的经营范围为:乒乓球拍、羽毛球拍、网球拍、文体护身用品制造、加工。2003年3月1日,江都市建国文体用品厂申请注册了第158507号“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羽毛球拍。2004年9月14日,江都市建国文体用品厂申请注册了第3424118号“DHP”字母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运动用拍、运动球类、羽毛球拍、乒乓球拍等。2008年,江都市建国文体用品厂将上述两商标转让给了神风体育用品厂。2008年5月14日,神风体育用品厂申请注册了“双禧一族”文字商标,核准使用范围为羽毛球拍、乒乓球拍、球拍、运动球类等。

本案一审的争议的焦点为:周长桃是否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并应承担何种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中,涉案第35492号“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第1232279号“红双喜”文字商标、第1246537号“DHS”字母商标分别核准注册于1960年8月1日、1998年12月21日、1999年2月14日,现上述商标的专用权人均为红双喜公司。在商标有效期内,任何人未经红双喜公司许可,不得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志。

一、周长桃超范围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侵犯了红双喜公司“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专用权。

首先,周长桃“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与红双喜公司“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整体上均为圆形,均有字母和文字的组合,中心部分的囍字均占据了商标的主要部分,且红双喜公司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故大多数相关公众假以通常注意力的情形下,容易对两商标产生误认,因此上述两商标为近似商标。

其次,周长桃“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核准使用范围仅为羽毛球拍,如其需将上述商标使用于同一类的其他商品时,应当另行提出注册申请。商标专用权范围既是商标注册人行使权利的根据,也是对其进行保护的界限。超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范围,即构成商标专用权的滥用。红双喜公司“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且与周长桃“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相似,故周长桃超核定范围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容易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提供者产生混淆,因此其将该商标使用于羽毛球及网球拍产品上具有明显的攀附红双喜公司商标声誉的主观意图,构成了对红双喜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二、周长桃拆分使用注册商标、改变商标主要特征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文字商标。

首先,“双喜牌”三个汉字虽为周长桃“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组成部分,但其将“双喜牌”在核定商品羽毛球拍上突出使用超出了指示相关产品的合理形式,主观上具有试图引起公众对“双喜牌”三字特别注意的意图,客观上也起到了表征产品来源的效果,构成了商标性使用。而“双喜牌”中的“双喜”二字为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文字商标中最具区别性的部分,容易致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故周长桃在羽毛球拍产品及宣传中使用“双喜牌”标志构成对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文字商标的侵害。此外,周长桃在乒乓球拍、网球拍系列产品宣传中使用“双喜牌”标识的行为亦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其次,专用权人在注册商标的使用中不得改变商标的外部特征。周长桃在使用“双禧一族”文字商标于核定商品羽毛球拍及相关宣传时,将该商标改变为“双喜一族”,因“红双喜”及“双喜一族”的核心构成要素均为“双喜”,且红双喜公司“红双喜”商标于1999年即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该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核定使用商品亦有球拍,故应认定“双喜一族”标识与红双喜公司“红双喜”商标构成近似。周长桃改变商标特征使用于与红双喜公司相同的商品及宣传上,容易使普通消费者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且周长桃在部分羽毛球拍上突出使用了“双喜”二字,更加大了误认的可能,故周长桃的行为构成了对红双喜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三、周长桃使用未注册商标“双禧牌”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文字商标。

“禧”与“喜”字字面含义近似,均有喜庆、吉祥之意,且两字读音相同,使用的商品相同,故“双禧牌”标识与“红双喜”文字商标构成近似。在呼叫指示该标识时,因“红双喜”商标知名度在相关消费者的记忆中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记,容易产生误认的效果,故周长桃在乒乓球拍系列产品上使用“双禧牌”标识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红双喜”文字商标专用权。

四、周长桃使用“DHP”商标未侵犯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周长桃的“DHP”字母商标专用权系经国家商标局核准取得,有权使用于核定商品。虽周长桃在实际使用中改变了商标的字体,但并不因为此改变而与红双喜公司“DHS”商标构成近似。判断商标是否近似主要考虑商标的构成要素及整体的近似程度、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等因素。周长桃称“DHP”的含义为“双喜”的英文和“牌”字汉语拼音缩写的组合,红双喜公司称“DHS”的含义为英文“双喜+上海”的缩写,虽涵义相似,但因“DHP”商标业经商标局核准注册,故由此产生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间的冲突纠纷,人民法院不应理涉,权利人应通过其他途径予以解决。周长桃商标“DHP”与红双喜公司“DHS”商标均为三个字母构成,整体上并不相似。周长桃在对该商标使用时虽改变了字母的字体,但商标的整体结构及特征并未改变,在红双喜公司未提交其商标知名度的情形下,尚难以认定周长桃改变后的商标与红双喜公司“DHS”商标构成近似,即周长桃行为并不构成对红双喜公司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综上,周长桃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由于本案中周长桃因侵权获利和红双喜公司被侵权遭受的损失均无法确定,一审法院综合考量侵权者的主观过错、经营规模、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及红双喜公司商标的知名度、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周长桃赔偿红双喜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25万元。由于商标是商品或者服务来源的标识,也是商标权人商业信誉的载体,周长桃的侵权行为不仅损害了红双喜公司的财产权益,同时也给其商业信誉造成了不良影响,故周长桃应承担消除影响的民事责任。因红双喜公司未提交证据证实要求周长桃持续刊登一个月声明的必要性,故一审法院确定周长桃在《中国体育报》上刊登一次声明即可消除因其侵权给红双喜公司商誉带来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五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一、周长桃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红双喜公司第35492号、第1232279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生产、销售、宣传标有第158507号商标的羽毛球、网球拍;停止生产、销售、宣传标有“双喜牌”、“双喜一族”标识的羽毛球拍;停止生产、销售、宣传标有“双禧牌”的乒乓球拍;停止使用“双喜牌”对其网球拍、乒乓球拍产品进行宣传;二、周长桃自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在《中国体育报》上刊登消除影响的声明(声明内容须经法院审核,逾期不履行,法院将在相关媒体上公布判决主要内容,费用由周长桃负担);三、周长桃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红双喜公司经济损失25万元(含合理费用);四、驳回红双喜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845元,由周长桃负担。

周长桃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为“被告超范围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侵犯了原告‘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专用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周长桃使用的“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已被商标局依法核准,故该商标作为合法商标,应受到平等保护;其次,由于该图文商标已被核准注册,因此其与红双喜公司的商标并不具有相似性;再次,其在相关产品上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同时,还显著使用了“DHP”注册商标,并明确标注了生产厂家的信息,因此不可能造成相关公众对商品提供者产生混淆,不构成商标侵权。二、一审法院认为“被告拆分使用注册商标、改变商标主要特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红双喜’文字商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首先,“双喜牌”是其对自己所有的“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直接文字说明,是对自己注册商标的一种合理使用,且使用的字体、颜色等均不同于“红双喜”商标;且“红双喜”商标中的“双喜”二字并不具有独创性,亦不显著,故相关公众不会将“红双喜”简称为“双喜牌”,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误认;其次,其在使用“双喜牌”的同时,亦显著标识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DHP”商标及生产者,故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的误认和混淆;再次,其使用的“双禧牌”是对其注册商标“双禧一族”的简称;且其之所以使用“双喜一族”,是因为其曾经向商标局申请注册过该商标,并被依法受理。三、一审法院酌定的赔偿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其使用的商标均经商标局核准注册,并明确标注了生产者信息,尽管实际使用中存在瑕疵,但是其主观上没有攀附红双喜公司的意图,客观上也不会造成混淆。因此,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

红双喜公司二审庭审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周长桃在相关产品和宣传中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双喜牌”、“双禧牌”、“双喜一族”是否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二、一审确定的赔偿额是否适当。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中均没有提供新的证据。

双方当事人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红双喜公司为“囍+圆形+字母”、“红双喜”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在核准范围内依法享有商标专用权,周长桃经营的神风体育用品厂亦作为“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双禧一族”注册商标的权利人,在核准范围内依法享有商标专用权。但商标的专用权人应规范使用其注册商标,其只能在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内使用经核准的商标样式,如果超出了核定商品的范围或者以改变显著特征、拆分、组合等方式使用其注册商标,即视为其使用了未注册商标,则原告有权以该商标专用权人使用的该商标与其在先的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为由提起商标侵权诉讼。

一、周长桃在网球拍、羽毛球及相关宣传上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囍+圆形+字母”注册商标专用权

周长桃经营的神风体育用品厂作为“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权利人,其仅有权在核定的羽毛球拍的商品范围内合法使用该商标,但其却不仅在羽毛球拍及宣传中使用该商标,还在网球拍、羽毛球及宣传中使用该商标,超出了核定商品的范围,擅自扩大了商标权的保护范围。同时,比较该商标与红双喜公司使用的“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首先,两者从整体上看均为由“囍”字与弧形的文字、字母组成的圆形,构图相似;其次,两商标中的“囍”字均占据了中心位置,且字体较大;再次,两商标的含义相近,均有“喜庆”之意,再结合红双喜公司的“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早在1960年就经核准注册,并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事实,本院认为,即使周长桃在产品上明确标识了生产者等信息,在两者隔离的状态下,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很容易混淆两者的商品来源或者误认为两者的生产者具有某种特定的关联关系,故周长桃未经红双喜公司的许可,超出其商标核定使用范围,使用与红双喜公司“囍+圆形+字母”注册商标相似的“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二、周长桃在相关产品和宣传中使用“双喜牌”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注册商标专用权

商标的专用权人应规范使用其注册商标,只能使用经核准的商标样式,而不能任意地拆分使用。本案中,“双喜牌”并不是神风体育用品厂的注册商标,而仅是其注册商标“囍+圆形+双喜牌+字母”的组成部分,故周长桃不能直接用“双喜牌”来指称其“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图文商标。同时,红双喜公司的“红双喜”商标中,“双喜”即意味着“囍”,代表双重的喜庆之意,应视为该商标的主要部分,“双喜牌”与其字形相同,读音相同,含义亦相同,且周长桃在具体使用“双喜牌”时,在羽毛球拍柄的标签、羽毛球拍、网球拍、乒乓球拍的宣传册顶部中均使用了与“红双喜”字体相同的“双喜牌”,再结合“红双喜”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的事实,本院认为,即使周长桃在相关产品上明确标识了生产者等信息,但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很容易混淆两者的商品来源或者误认为两者的生产者具有某种特定的关联关系,故周长桃未经红双喜公司的许可,使用与其“红双喜”商标相似的“双喜牌”标识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三、周长桃在相关产品和宣传中使用“双喜一族”、“双禧牌”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红双喜”注册商标专用权

经商标局核准,神风体育用品厂依法享有“双禧一族”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商标专用权人在使用其注册商标时,不能改变商标的图样。周长桃在羽毛球拍及相关宣传中,将“双禧一族”商标中的“禧”字改为“喜”字,在乒乓球拍及相关宣传中,将“双禧一族”商标简称为“双禧牌”,由于“双喜一族”、“双禧牌”与“红双喜”商标中的主要部分“双喜”读音相同,字形相同或相似,含义相同,且周长桃在具体使用“双喜一族”时,在部分羽毛球拍套上标识的“双喜”字体明显大于“一族”,再结合“红双喜”商标的知名度,本院认为,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很容易混淆两者的商品来源或者误认为两者的生产者具有某种特定的关联关系,故周长桃未经红双喜公司的许可,使用与其“红双喜”商标相似的“双喜一族”、“双禧牌”的行为,侵犯了红双喜公司的商标专用权。

四、一审判决确定的赔偿额适当

红双喜公司的“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与“红双喜”文字商标均被商标局认定为驰名商标,特别是“囍+圆形+字母”图文商标早在1960年就经核准注册,至红双喜公司提起本案诉讼,该商标已连续使用达50年之久,在同行业内具有一定知名度。周长桃未经红双喜公司许可,擅自在相关产品及宣传中对其注册商标进行变更,或超范围使用“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商标,或将“囍+圆形+双喜牌+字母”商标擅自拆分使用为“双喜牌”,或改变“双禧一族”为“双喜一族”与“双禧牌”,擅自扩大了其注册商标权的保护范围,足以导致消费者将其产品与红双喜公司的同类产品相混淆或误认为神风体育用品厂与红双喜公司具有一定的关联关系,从而挤占红双喜公司的市场份额,给红双喜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由于红双喜公司的具体损失和周长桃的侵权获利均无法查清,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权价值、侵权行为方式、侵权期间、权利人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等因素,酌定赔偿数额为25万元,并无不当。故周长桃关于一审法院酌定的赔偿额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所述,周长桃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45元,由周长桃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

  

  

  

审判长  王天红

代理审判员  刘莉

代理审判员  罗伟明

○一一年四月十三日

书记员  张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