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企维权 >朱红霞、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朱红霞、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20)最高法知民终151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红霞(原广州市白云区石井益霞五金制品厂经营者),女,1969年6月7日出生,汉族,住江西省瑞昌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华东,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万平,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道后亭村第三工业区32号新宝益工贸大厦二期6楼。

法定代表人:梁周国,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丽丽,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专利代理师。

原审被告: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鹤龙街鹤泰路二横路自编2号401房。

法定代表人:孙永华,该公司总经理。

上诉人朱红霞因与被上诉人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诺公司)、原审被告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璐仪娜公司)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于2020年5月8日作出的(2019)粤73知民初104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0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红霞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本案诉讼费用由名诺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1.名诺公司未能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系璐仪娜公司销售,亦未能证明被诉侵权产品系购买自广州市白云区石井益霞五金制品厂(以下简称益霞制品厂)。2.涉案专利市场价值微小,涉案专利产品是医疗器械,但名诺公司不具备医疗器械经营许可、生产许可资质。名诺公司未实际生产、销售涉案专利产品。3.原审判决对被诉侵权行为性质和情节认定错误。益霞制品厂没有生产被诉侵权产品的能力,不存在制造行为。原审判决认定益霞制品厂通过网络销售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方式较为隐蔽,主观恶意明显不当。4.被诉侵权产品未与涉案专利进行比对,未进行鉴定不当。5.名诺公司涉嫌欺诈取证、虚假诉讼和恶意诉讼。6.原审判决引用(2019)粤73知民初1067号案作为益霞制品厂承担责任的加重情节不当。7.名诺公司未能证明其实际损失以及益霞制品厂的获利,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当。

名诺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璐仪娜公司未作陈述。

名诺公司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原审法院于2019年8月7日立案受理。名诺公司起诉请求判令:1.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害涉案专利权的产品;2.璐仪娜公司销毁库存侵权产品;3.璐仪娜公司、益霞制品厂共同赔偿名诺公司经济损失1000000元及维权合理支出60000元;4.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共同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名诺公司系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的实用新型专利权人,该专利权至今合法有效。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未经许可,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侵犯了涉案专利权,应承担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

(一)本案专利权属基本事实

2015年2月6日,罗俭富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专利号为ZL20152008××××.8的实用新型专利,并于2015年7月15日获得公告授权。2015年11月19日,涉案专利权人变更为名诺公司,至今合法有效。该专利权利要求为:1.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包括治疗手具以及对治疗手具进行操作控制的控制主机,其特征在于:所述控制主机内设有超声波驱动器和电机驱动器,所述治疗手具包括治疗头以及与其相连的手柄部,其中:所述手柄部包括手柄壳体,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受控于电机驱动器的移动电机及转动电机,所述手柄壳体内还设有一移动支架,所述移动支架与转动电机固连,并通过丝杆与移动电机的输出轴相连;所述治疗头包括治疗头壳体,所述治疗头壳体的下部设有一开口,所述开口处设有一绝缘的可传导超声波的超声波专用薄膜片,且该薄膜片与治疗头壳体形成一密封空腔,所述治疗头壳体内还设有一转动杆,所述转动杆的下端设有与治疗头壳体的开口正对并受控于超声波驱动器的聚焦压电陶瓷片,所述转动杆的上端通过一连接杆与转动电机的输出轴相连。3.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转动杆的上端与治疗头壳体内部的连接处设有绝缘软性密封件。4.根据权利要求3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密封件为硅胶。5.根据权利要求1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电机驱动器包括分别控制移动电机和转动电机动作的移动电机驱动器和转动电机驱动器。6.根据权利要求1-5中任意一项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对移动支架的移动距离做出响应的移动传感器。7.根据权利要求1-5中任意一项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对转动杆的转动角度做出响应的转动传感器。8.根据权利要求1-5中任意一项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密封空腔内注入有可传导超声波的液体。9.根据权利要求1-5中任意一项所述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其特征在于:所述手柄壳体上还设有控制开关。

该专利说明书[0014]载明,本实用新型的有益效果在于:本实用新型的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在转动电机和移动电机的控制下,可精准控制聚焦压电陶瓷片在皮肤作用表面的聚焦能量点的精确分布,通过单次操作即可发出排列为一个面的多个排列均匀的高温点,且可实现点与点之间的横向作用位置和纵向作用位置的精准控制。

2017年10月20日,深圳市中恒美有限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8年3月16日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第35261号),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2019年10月18日,广州市蕾雅美容美体设备有限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国家知识产权局于2020年1月16日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第43143号),维持涉案专利权有效。

(二)被诉侵权行为相关事实

2018年12月29日,名诺公司委托代理人何诗敏向广东省广州市南粤公证处申请对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收货过程进行公证,何诗敏与公证人员在广州市天河区的标有“菜鸟驿站”“广州天河南二路六运六街七号104店”字样招牌的场所,提取了运单号为“5620282298”的包裹一个,收件人为“陈小姐”,收件地址为“广东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南街道六运六街道7号104”。包裹内有仪器一台、送货单一张及说明书一本。公证员对收货过程进行了公证封存,并于2019年1月11日作出(2018)粤广南粤第14055号《公证书》。

2019年1月23日,名诺公司委托代理人何诗敏向广东省广州市南粤公证处申请办理网页保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员林某及工作人员谢淦馨监督下,何诗敏使用该公证处电脑登录www.deppon.com网站,在“货物追踪”栏目输入运单号“5620282298.,对其购买产品的物流信息进行查询,详情显示货物名称为仪器,2018年12月29日签收。该公证处于2019年1月24日据此作出(2019)粤广南粤第1412号《公证书》。

2019年4月4日,名诺公司委托代理人何诗敏向广东省广州市南粤公证处申请对微信账号为“+86×××57”手机聊天记录进行证据保全,其与对方“孙永华138××××1176”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8年12月期间,名诺公司代理人就被诉侵权产品与对方磋商价格,后名诺公司代理人购买一台“11排线超声刀”铝合金机箱的产品,支付价款13500元,对方向其发送“3D多线超声刀说明书”及邮寄信息,邮寄单证显示德邦快递,运单号为5620282298。该公证处据此作出(2019)粤广南粤第6758号《公证书》,对于上述购买过程进行了公证保全。

原审法院对上述公证封存物当庭拆封,内有被诉侵权产品一台、《送货单》一张及使用说明一本。其中《送货单》载明“多线超声刀(铝合金)”,金额13500,下方盖有璐仪娜公司公章。名诺公司确定以权利要求1、3-9作为保护范围。名诺公司比对意见如下:1.被诉侵权产品是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包括治疗手具以及对治疗手具进行操作控制的控制主机,所述控制主机内设有驱动器是用来启动超声波驱动。里面也有电机驱动器,所述治疗手具包括治疗头以及与其相连的手柄部,所述手柄部包括手柄壳体,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受控于电机驱动器的移动电机及转动电机,所述手柄壳体内还设有一移动支架。所述移动支架与转动电机固连,并通过丝杆与移动电机的输出轴相连;所述治疗头包括治疗头壳体,所述治疗头壳体的下部设有一开口,所述开口处设有一绝缘的可传导超声波的超声波专用薄膜片,且该薄膜片与治疗头壳体形成一密封空腔,所述治疗头壳体内还设有一转动杆,所述转动杆的下端设有与治疗头壳体的开口正对并受控于超声波驱动器的聚焦压电陶瓷片,所述转动杆的上端通过一连接杆与转动电机的输出轴相连。3.所述转动杆的上端与治疗头壳体内部的连接处设有绝缘软性密封件。4.所述密封件为硅胶。5.所述电机驱动器包括分别控制移动电机和转动电机动作的移动电机驱动器和转动电机驱动器。6.根据权利要求1、3、4、5,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对移动支架的移动距离做出响应的移动传感器。7.根据权利要求1、3、4、5,所述手柄壳体内设有对转动杆的转动角度做出响应的转动传感器。8.根据权利要求1、3、4、5,所述密封空腔内注入有可传导超声波的液体。9.根据权利要求1、3、4、5,所述手柄壳体上还设有控制开关。综上所述,被诉侵权产品与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及权利要求3-9相同,构成侵权。

益霞制品厂不认可其存在侵权行为,亦不发表比对意见,请求由法院认定。璐仪娜公司认可两者构成相同。

名诺公司曾以案外人佛山市恒丽美容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丽公司)侵害涉案专利权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原审法院作出的(2019)粤73知民初1067号生效民事判决书载明,恒丽公司通过微信向朱红霞购买“3D多线超声刀”主机。该案中,名诺公司请求保护范围为权利要求1、3-9,该判决认定该产品落入专利保护范围内,判令恒丽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原审法院依职权调取该案证据,其中(2019)粤佛南海第17838号《公证书》记载,2019年9月3日,恒丽公司的股东王彬向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公证处申请对微信账号为“+86×××95”手机聊天记录进行证据保全,其通过搜索手机号码“189××××7498”显示微信账号“panyvdan”、标记为“朱红霞”微信用户,其与“朱红霞”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彬向“朱红霞”购买了一台“3D多线超声刀”。

原审法院庭审中询问益霞制品厂委托诉讼代理人麦建晃关于朱红霞微信号、手机号码等情况,麦建晃称需向当事人核实,原审法院责令其庭后十日内针对前述事实出具书面说明。原审法院多次致电麦建晃要求其提供,但麦建晃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任何情况说明。

(三)璐仪娜公司主张合法来源抗辩相关事实

璐仪娜公司主张其所售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提供微信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及公证书等,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益霞制品厂。具体如下:1.微信聊天记录,2018年12月12日孙永华向微信号为“panyvdan”、微信名为“一手厂家,5D四维超声刀朱红霞”的微信用户发送产品图片,询问其是否有现货,对方告知其该产品为“11排线超声刀”塑料机箱及铝合金机箱产品,并发送对应图片。12月25日孙永华确定要铝合金的产品。次日微信支付产品价款8600元。2.(2020)粤广南沙第183号《公证书》,载明璐仪娜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永华于2019年12月27日向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公证处申请对手机号为“+86138××××1176”微信用户的聊天记录进行证据保全,其中微信账号为“panyvdan”、微信名标记为“一手厂家,5D四维超声刀朱红霞”用户,该用户分别于2018年9月17日、2018年10月17日、2019年4月3日等多日发布朋友圈,展示“11排线3D超声刀”产品。3.孙永华与手机号码为189××××7498的通话记录,2019年12月10日,孙永华致电前述手机号码机主,问“你做这款仪器你不知道是仿名诺的吗?”对方回复“我知道仿他的”,孙永华问“仪器你还要生产?你不怕人家找到你?”对方回复“那么多人做,四五家在做,怕什么,他们找啊。”4.微信朋友圈截图,2020年1月9日微信号为“panyvdan”朋友圈展示被诉侵权产品图片。璐仪娜公司原审当庭播放电话录音供法庭查验。名诺公司确认微信聊天记录、电话录音与璐仪娜公司提交的证据内容一致。益霞制品厂认为,微信聊天记录中微信名为“一手厂家,5D四维超声刀朱红霞”用户并非朱红霞本人,对聊天记录内容亦不予认可。

(四)其他相关事实

益霞制品厂经营范围为五金配件制造、加工,经营者为朱红霞,经营者联系电话为189××××7498。璐仪娜公司经营范围为批发业。

原审中名诺公司申请行为保全,请求原审法院先行责令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停止侵犯其专利权的行为,为保全申请提交了100万元的保函担保。经原审听证,原审法院认为名诺公司提出的对益霞制品厂采取行为保全措施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裁定责令益霞制品厂停止侵害名诺公司涉案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行为保全裁定书送达后,益霞制品厂未向原审法院反馈对裁定事项执行情况。

原审中名诺公司主张适用法定方式赔偿经济损失1000000元、合理费用60000元,并提供其购买被诉侵权产品所支付的费用收据以及公证费发票、担保费用发票证明所支付的费用。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有无实施被诉侵权行为;(三)璐仪娜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四)本案的民事责任承担。

(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经原审当庭比对,名诺公司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相同,构成侵权,璐仪娜公司不持异议,原审法院经审查后依法予以采纳。被诉侵权产品的技术方案完全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构成侵权。

(二)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有无实施被诉侵权行为。原审法院认定益霞制品厂存在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行为,理由如下:首先,本案事实指向益霞制品厂系案涉侵权主体。通过益霞制品厂企业信息公示的经营者手机号码“189××××7498”可以搜索到“panyvdan”的微信账号,璐仪娜公司以及另案被告与该微信号的微信聊天记录,均标记上述微信账号为“朱红霞”,在益霞制品厂未能进行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可认定“189××××7498”况手机号码、“panyvdan”微信账号持有者即益霞制品厂经营者朱红霞。根据在先生效判决查明事实,所涉被诉侵权产品主机系该案被告向“panyvdan”微信账号持有者购买所得,产品来源指向益霞制品厂,而璐仪娜公司同样通过前述微信号购买取得被诉侵权产品,产品来源亦指向益霞制品厂。故益霞制品厂系本案侵权主体。其次,益霞制品厂存在侵权行为。益霞制品厂经营范围包括五金配件制造,其具有相应制造能力。原审庭审过程中益霞制品厂虽然对所有侵权事实均予以否认,但未能对被诉侵权产品的来源作出合理解释,从加强专利权保护角度,原审法院推定其存在制造行为。璐仪娜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永华通过微信与朱红霞磋商购买“3D超声刀”产品,璐仪娜公司向朱红霞购买取得被诉侵权产品,原审法院据此认定益霞制品厂存在销售行为。根据(2020)粤广南沙第183号《公证书》所载事实,朱红霞在其微信朋友圈展示被诉侵权产品,原审法院据此认定益霞制品厂存在许诺销售行为。名诺公司通过微信向璐仪娜公司公证购买被诉侵权产品,璐仪娜公司在其微信朋友圈内展示被诉侵权产品,原审法院据此认定璐仪娜公司存在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名诺公司指控璐仪娜公司存在制造行为,但并未能提供证据,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三)璐仪娜公司合法来源抗辩能否成立。璐仪娜公司主张被诉侵权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原审法院认为,璐仪娜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永华通过微信向益霞制品厂购买取得被诉侵权产品,并支付产品价款8600元,据此可知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作为民商事主体,将其向益霞制品厂购买的产品再次出售时,应尽审查注意义务,而本案被诉侵权产品为美容仪器类产品,该产品既未标注制造者信息亦未附随质量合格证,璐仪娜公司未履行合理的审查注意义务,且璐仪娜公司销售给名诺公司的价格与其向益霞制品厂购入价格差价超过50%。虽然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益霞制品厂,但是璐仪娜公司对此存在主观过错,难谓其主观善意。综上,璐仪娜公司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四)本案的民事责任承担。益霞制品厂存在制造、销售和许诺销售行为,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璐仪娜公司存在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至于名诺公司主张璐仪娜公司销毁库存侵权产品,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实际存在,故对于名诺公司的此项诉求,不予支持。关于赔偿数额的问题。名诺公司未能向原审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又未能举证证明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也无合理专利许可使用费用可供参照,名诺公司主张本案适用法定赔偿方式,符合法律规定,原审法院予以准许。关于益霞制品厂赔偿数额确定,原审法院主要考虑如下因素:其一,专利权的类型。涉案专利为实用新型专利,且该专利经授权确权程序及民事侵权诉讼从行政及司法审查角度证明其较强的稳定性,其市场价值相对较高;其二,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益霞制品厂实施制造、销售、许诺销售行为,在侵权情节上属于源头侵权,社会危害性较大。其三,侵权人主观恶意非常明显。益霞制品厂通过网络方式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但在销售过程中未签订合同亦未出具相应单据,达成交易后邮寄运输产品,此种销售方式较为隐蔽,使权利人难以固定其侵权证据,足见其主观恶意明显。而原审庭审中益霞制品厂对侵权事实一概予以否认,原审法院责令益霞制品厂提供其经营者相关信息等证据材料以查明事实,益霞制品厂具有提交该证据的能力且原审庭审中承诺将如实提供,但之后原审法院多次要求,其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原审法院向其送达行为保全裁定后,益霞制品厂亦未向原审法院反馈对裁定事项的执行情况。益霞制品厂存在诸多不诚信诉讼的行为,应加大对其惩罚的力度。综合考虑前述因素,原审法院在法定限额范围内酌定益霞制品厂赔偿经济损失350000元。考虑到涉案专利类型,璐仪娜公司存在销售、许诺销售行为,产品销售价格等因素,原审法院酌定璐仪娜公司赔偿名诺公司经济损失80000元。考虑到名诺公司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实际所支付律师费、公证费、购买产品的费用、担保费用等,原审法院酌定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共同支付合理费用60000元。名诺公司主张超出上述部分的赔偿数额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判决:一、益霞制品厂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害名诺公司专利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专利号为ZL20152008××××.8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二、璐仪娜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害名诺公司专利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专利号为ZL20152008××××.8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三、益霞制品厂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名诺公司经济损失350000元;四、璐仪娜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名诺公司经济损失80000元;五、益霞制品厂、璐仪娜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名诺公司合理费用60000元;六、驳回名诺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一审案件受理费14340元,保全费1000元,共计15340元,由名诺公司负担3000元,益霞制品厂负担9040元,璐仪娜公司负担3300元。

本院二审期间,朱红霞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1.清税证明与准予注销登记通知书,拟证明益霞制品厂已注销;2.2015-2020年益霞制品厂财务报表,拟证明益霞制品厂经营期间没有以涉案商品获利;3.2019-2020年益霞制品厂在中国工商银行客户存款对账单,拟证明益霞制品厂经营期间没有以涉案商品获利;4.广州赛诺加电子设备有限公司、肇庆新联昌金属实业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区大沥精镒工业铝材有限公司企业信用公示信息,拟证明益霞制品厂的业务合作对象不涉及生产美容仪进而证明益霞制品厂业务范围不涉及生产美容仪;5.2015-2020年朱红霞在中国建设银行的个人活期账户交易明细,拟证明朱红霞在益霞制品厂经营期间没有获利;6.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6刑初1525号刑事判决书,拟证明名诺公司生产的2D超声刀美容仪价值约9000元/套;7.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粤03民初2946号民事裁定书,拟证明名诺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自知案情,且无商业信誉;8.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2019)粤0306刑初1352号刑事判决书,拟证明名诺公司及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无商业信誉,涉嫌滥用专利权牟取不当利益;9.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19)粤73民初500-502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涉案专利同类侵权案件判赔金额15万元到24万元不等,原审判决金额过高;10.《医疗器械分类目录》及《家用和类似用途皮肤美容器国家标准》,拟证明名诺公司无生产、经营医疗器械资质,不存在侵权损失;11.企查查关于名诺公司的行政许可信息,拟证明名诺公司无生产、经营医疗器械资质,不存在侵权损失;12.企查查关于名诺公司的企业年报,拟证明该类信息可以用于推定名诺公司的合理损失;13.企查查关于名诺公司的工商信息,拟证明名诺公司本案涉嫌虚假诉讼;14.微信预留的陈小姐地址与菜鸟驿站地址,拟证明名诺公司取证过程中涉嫌诱导采购的欺诈行为;15.京东、淘宝关于聚焦超声波美容仪的搜索页面,拟证明涉案产品价格低廉,属于技术落后、市场价值微小的被淘汰产品;16.益霞制品厂营业执照和车间实景照片,拟证明益霞制品厂不具备美容仪器生产能力。

名诺公司质证称,对证据1、5、9、11、12、14、16真实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2-4、10、15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对证据6-8、13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法确认。本院认为,证据1系原件,且名诺公司对其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1予以采信;证据2-5不能全面体现益霞制品厂经营情况;证据6-13、15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对证据14、16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无法证明朱红霞的主张;综上,对证据2-16均不予采信。

原审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二审查明,益霞制品厂于2020年6月15日被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注销登记。朱红霞承认其手机号码为“189××××7498”、微信账号为“panyvdan”。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一)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二)益霞制品厂是否实施了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三)原审判决益霞制品厂赔偿数额是否过高。

(一)关于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本院认为,名诺公司主张被诉侵权产品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3-9的保护范围。经查,原审法院已当庭组织各方当事人进行侵权比对,而鉴定并非侵权比对的必经程序,璐仪娜公司认可被诉侵权产品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相同,益霞制品厂原审当庭表示不发表比对意见,原审法院比对后认定被诉侵权产品落入名诺公司主张的涉案专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虽然朱红霞二审称被诉侵权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但是其仍未能说明被诉侵权产品技术特征与涉案专利有何不同。所以,朱红霞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益霞制品厂是否实施了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朱红霞主张在案被诉侵权产品并非益霞制品厂向璐仪娜公司销售的超声刀产品且被诉侵权产品并非其制造。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院认为,首先,名诺公司提交的三份公证书能够证明其委托代理人何诗敏通过微信向璐仪娜公司购买被诉侵权产品的全过程,且三份公证书中的运单号均指向同一被诉侵权产品,公证处对被诉侵权产品的收货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封存,原审法院系当庭拆封。其次,朱红霞认可其向璐仪娜公司销售了超声刀产品,亦认可其手机号码为“189××××7498”、微信账号为“panyvdan”,并且原审中璐仪娜公司提交的与朱红霞的微信聊天记录、通话记录、公证书及名诺公司提交的公证书相互印证,能够认定在案被诉侵权产品系璐仪娜公司从益霞制品厂购入再向名诺公司销售的事实,虽然朱红霞认为在案被诉侵权产品不是其向璐仪娜公司销售的产品,但其未能提交有效相反证据。最后,朱红霞在微信推介产品时微信名标记为“一手厂家”,益霞制品厂经营范围包括五金配件制造,再结合朱红霞与璐仪娜公司法定代表人孙永华的通话内容以及益霞制品厂未能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来源的情况,原审法院认定益霞制品厂实施了制造被诉侵权产品的行为并无不当。所以,由于朱红霞的现有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朱红霞该上诉理由亦不能成立。

(三)关于原审判决益霞制品厂赔偿数额是否过高。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侵犯专利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专利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费用均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专利权的类型、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等因素,确定给予一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本案中,当事人均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的利益和专利许可费用,综合考虑涉案专利权的类型,益霞制品厂系制造商、被诉侵权产品的种类、销售价格等侵权行为的性质及情节等因素,原审判决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确定的益霞制品厂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

此外,虽然朱红霞还主张名诺公司存在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情形,但其未能提交有效证据证明,所以,朱红霞该主张亦不能成立。

综上,朱红霞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450元,由朱红霞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童海超

审判员  于志涛

审判员  崔 宁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陈鸿哲

书记员王文婷

裁判要点

案  号

(2020)最高法知民终1518号

案  由

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合 议 庭

审判长:童海超

审判员:于志涛、崔宁

 

法官助理:陈鸿哲

书记员:王文婷

裁判日期

2020年11月27日

涉案专利

“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实用新型专利(ZL201520088495.8)

关 键 词

实用新型专利;制造;赔偿

当 事 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朱红霞;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

原审被告: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判主文:

一、广州市白云区石井益霞五金制品厂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害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专利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专利号为ZL201520088495.8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

二、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许诺销售侵害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专利名称为“一种聚焦超声波美容仪”、专利号为ZL201520088495.8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产品;

三、广州市白云区石井益霞五金制品厂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50000元;

四、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80000元;

五、广州市白云区石井益霞五金制品厂、广州璐仪娜美容仪器有限公司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合理费用60000元;

六、驳回深圳市名诺美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六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

法律问题

被诉侵权行为认定中的举证责任分配

裁判观点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注:本摘要并非判决书之组成部分,不具有法律效力。